1. <u id="n0be7"></u>
    2. <acronym id="n0be7"><sub id="n0be7"><dl id="n0be7"></dl></sub></acronym>
        
        

        <tt id="n0be7"><address id="n0be7"></address></tt>
      1. <b id="n0be7"></b>

          <b id="n0be7"></b>
          <u id="n0be7"></u>
          <u id="n0be7"></u>
          1. 幫我網}

            當前位置:幫我網 > 名人 > 外國名人 >  馮特

              基本資料

              姓名: 馮特生卒: 1832年8月26日描述:籍貫:德國威廉·馮特(Wilhelm Wundt,1832年8月16日?1920年8月31日)德國生理學家、心理學家。構造心理學派創始人之一。

              個人概述

              生于德國的曼海姆。從1851年起攻讀醫學,1856年獲醫學博士學位。次年任海德堡大學生理學講師,1858年受聘作H.von.赫爾姆霍茲的助手,得以受赫爾姆霍茲的指導,從此轉入精神科學領域。1874年應聘擔任蘇黎世大學,1875年又任萊比錫大學哲學教授。1879年在萊比錫大學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心理學實驗室。1884年創辦《哲學研究》;1905年又出版了《心理學研究》。1889年任萊比錫大學校長。在萊比錫大學共任教45年,直到1920年8月31日逝世。

              生平

              威廉·馮特將內省實驗法引入了心理學。他請對方

            馮特

              馮特

              向內反省自己,然後描寫他們自己對自己的心理工作方法的看法。他創造了特殊的方法來訓練對方,讓他們更仔細和完善地來看待自己,但不過分地解釋自己的心理。這個工作方式與當時的心理學非常不同。當時的心理學更多的是哲學的一個分枝。 威廉?馮特認為,心理與生理是互相關聯的。他的認識論結合了斯賓諾莎、萊布尼茨、康德和黑格爾的理論。 1856年馮特畢業于海德堡大學醫學系。1858年他成為赫爾曼·馮·赫耳姆霍茲的助手。在這段時間里他開辟了第一個科學地教授心理學的課程。在這個課程中他使用來自自然科學的實驗方法來研究心理學。他的講義被編輯為《人類與動物心理學論稿》。1864年他被提升為助理教授。 1874年他發表了《生理心理學原理》。在這部書中他發明了一個系統性的心理學來研究人的感識:感覺、體驗、意志、知覺和靈感。 1875年馮特在萊比錫大學成為教授。1879年他在那里創建了世界上第一個心理實驗室。 馮特晚年發表了他的十卷巨著《民族心理學》。

              學術影響

              馮特對自己的評價可不只是一位實驗科學家而已。在他自己的著作和文章里,馮特擔當了心理學系統組織者及其總計劃的建筑師這個角色。可是,他的系統證明難以詳細說明,而對它的主要特征的總結總是千差萬別,莫衷一是。 按照波林的說法,其中一個原因是,馮將的系統是一種分類方案,不能夠通過實驗證明或者反駁。它不是一種可檢測的龐大理論的自然發展,而是有秩序的教育計劃,是一些基于中期理論的課題,其中有許多不能夠用在萊比錫實驗室使用的方法進行探索。總結馮特系統更大的一個障礙在于他不斷地修改它,增添一些新東西,因此,它不是一件東西,而是許多東西。的確,在他那個時代,評論家們很難在他的系統的任何部分找到麻煩,因為他不是在新版本中作了更改就是轉到了另一個話題。威廉?詹姆斯雖然贊揚馮特的實驗工作,但他也抱怨說,他的作品和觀點的龐雜,使他作為一位理論家的指導不能為人所用: 盡管(其他一些心理學家)利用他們的批評而把他的一些觀點駁得體無完膚,但他卻同時又在寫另外一本主題完全不同的書。如果像切蠕蟲一樣把他斷成幾截,每一節自己都會爬行起來。他的大腦延髓里沒有生命結,因此,你不可能一下子把他弄死。 可是,如果說在馮特的心理學中找不到中心主題,列舉一些反復出現的散題還是有可能的。 一個就是他的靈魂平行論。盡管馮特經常被標上二元論者的標簽,可是,他不相信任何叫做意識的東西能夠存在于人體之外。他的確說過,意識的現象與神經系統的過程是平行的,但是,他認為前者是基于實際神經現象的合并的。 另一個主題是他認為心理學是一門科學的觀點。開始,他提倡它是,或者可能是一種Naturwissenschaft(自然科學),可后來又說他基本上是Geisteswissenschaft(有關精神的科學,不是指非物質的靈魂意義上的精神,而是指更高級的心理活動)。他說,只有直接經驗的實驗研究才是自然科學,其它的都是精神的科學。他就個人和社會心理學及其相關的社會科學寫了很多長篇大論,可是,在寫作中,而且沒有承認甚或說明,嚴格的實驗方法是可以在這些領域里發展的。 馮特心理學最接近中心的論題是,有意識的心理過程由基本的因素構成??直接經驗的感覺或者情感。在他的早期作品中,馮特說,這些元素自動結合起來成為心理過程,有點像化學元素形成化合物一樣。可是,不久之后,他說,用化學作比不準確,因為化合不是作為化學而發生的,而是作為注意力、意愿和創造力發生的。 盡管直接經驗因其因果關系的規則??特別刺激引起特別元素經驗

            馮特

              馮特

              心理生命有其自身的因果關系:思維發達,思想一個接跟著一個,都有特別的規則。馮特給這些規則取了專門的名字,可是,這些名字基本上都是他對聯想、判斷、創造性和記憶的重新改造。 他的另一個心理學主題,特別是他后期著作中的主題是,“意愿的動作”對所有有意識的行動和心理活動都是必不可少的;這些心理活動是一個愿意積極地以某種方式思想,說話和行動的感覺代表的結果。在他看來,哪怕簡單的、非思想的動作也都是意愿性的,不過,他認為這些動作是強迫性的。來自更為復雜的精神活動的動作都是意愿性和自動的。盡管這個理論在如今的心理學中已經找不到了,可是,這是馮特本人這一方面的努力,為的是要超越機械論心理學的自動主義論,并建立更為完整的模型。 總的來說,馮特的心理學比人們普遍認為的要寬泛得多,包括的內容也更為廣泛。不過,平均來說,他是很嚴格和喜歡排它的,因而遺留下,或者禁止了許多的研究領域,這些在今天都被接受為這個領域最為基本的部分: ??他一無例外地反對任何形式的心理學實際用途;他最有才干的一位學生恩內斯特?莫曼轉向教育心理學時,馮特認為他這是放棄這邊而轉向了敵方。 ??他還反對除了他自己規定的內省法以外的任何別種形式。他猛烈地抨擊了其他一些研究者的工作??即沃滋堡學派的成員,關于這個學派,我們不一會兒會了解更多一些。這個學派要他們的受試者在實驗期間講出他們想到的任何東西。這種方法,馮特說,就是“假”實驗,即不是實驗方法學上的,也不是內省式的。 -兒童心理學剛一出現他就提出反對意見,因為這些研究的條件不能夠得到足夠的控制,因而其結果也不是真正的心理學。 ??他摒棄了同時代的法國心理學工作,因為法國心理學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催眠法和暗示法。因為這種研究缺乏嚴格的內省,他說也不是心理學的實驗。 ??最后,他特別反感威廉?詹姆斯的心理學,而后者的心理學卻更為完整,更有洞察力,更有個人特色。讀完了詹姆斯極受全世界普遍歡迎的《心理學原理》一書后,馮特酸酸地說:“這是文學,它很美,但不是心理學。”馮特的許多學生也成為非常知名的心理學家。

              主要理論

              拉扎拉斯和斯坦達爾兩人的思想直接地影響了馮

            馮特

              馮特(1832?1921)。馮特在1862年早就決定心理學有兩個分支──生理學的與社會的(民族)。他計劃把他生活的第一部分貢獻于前者的主題,而第二部分貢獻于后者。他在1900年之后,直到他去世的前一年出版了十大卷的《民族心理學》。在這些著作中,他堅持并強調一切更高級的心理過程的研究均屬于民族心理學的范圍。他不相信實驗室研究的個體心理學能夠說明人的思維。因為人的思維是沉重地被語言、習慣和神話所制約的,是屬于民族心理學的三種最重要的問題的范圍。馮特寧愿用術語民族心靈(volksseele)以代替民族精神(volksgeist)。他也認為,民族精神這個字的含意是很客觀的。它包含了全部個別地從個體和超越個體以及在個體之上的一個實體。他把民族心靈歸之于精神實在的概念范圍。由于民族心靈的最初要素是語言、習慣和神話,所以在《民族心理學》中便又論述了藝術、宗教、法律與社會組織等題目。于是確定民族心理學的基本論題是關于精神的、文化的財富,在人民生活中具有規定性影響的論題,也包括國內政策的問題。馮特在民族(社會)心理學方面寫了三種著作:一是從1900年3月到1919年9月寫成的十大卷《民族心理學──對于語言、神話和道德的發展規律的探討》;二是1912年出版的《民族心理學綱要》(有Schaub的英譯本);三是在1912年出版的題名為《民族心理學的諸問題》(論文集)一冊。他的十卷本《民族心理學》一書,第1、2卷論述語言;第3卷論述藝術;第4卷以及第5、6卷論述神話和宗教;第7卷和第8卷是論述社會的;第9卷論述法律;第10卷是馮特個人對文化和歷史的總看法,這一卷在探討馮特民族心理學的觀點和思想上是非常重要的。在馮特的以上三種著作中,他的值得注意的幾種社會心理學思想擇述如下。

              (一)關于人類共同生活的特征問題

              馮特認為,生物過共同的生活,高等動物也是這樣。螞蟻的生活和蜜蜂的生活,動物學家把它叫做“動物國家”的一種團體的生活。但是它們的結合,彼此交換心理活動,并無目的,只不過是為了滿足物質的要求而已。因而它們的結合是始終同一的,既沒有變化,也沒有目的。然而,到了人類就大不相同了。人類并不僅是為了滿足某種物質上的目的,個人和團體之間經常進行心理上的相互作用。個人受團體的影響而變化進步的同時,團體也受個人的影響而變化進步。個人和團體的關系是非常密切的。

              (二)關于集體意識的問題

              馮特指出,多數人集合在一個團體中生活時,各個人的意識并不是孤立的,事實上是他們形成了一種統一的結合的關系。與個人的意識一樣,團體的意識也向著某一個目的進行著。其性質和個人的意識不同。馮特把這種意識叫做集體意識(Gesamtbewusstsein)。集體意識決不在各個人的意識之外,各個人的意識結合為一整體,指向在一定的目的上而統一起來,從而構成集體意識。集體意識并不是一個空名,而是和個人的意識一樣的實在。馮特認為,多數人們集聚的精神團體,是有心理的價值的。這是社會學的問題。回溯民族精神生活的初期,通過他們的集體生活,便產生了種種的心理的產物,我們由于這個產物就可以看到民族精神的特質。這些產物之內,特別重要的是言語、神話和風俗。這三種,馮特把它們稱為集體意識的產物。

              (三)關于言語的問題

              馮特認為,言語最初是從個人意識的表現中產生的,是民族共通的東西。它形成了民族的結合,并且助長民族的發展,言語的發生與發展可以從兒童那里看出來。但是兒童的言語經常受大人言語的影響。要了解它的真正發展必須從民族的發展中得到啟發。 馮特在他的《民族心理學》第一卷中,揭示了人類言語發展的兩種重要的表現手段。一為手勢言語;二為發音動作。在手勢言語方面,他認為,人類生下來之后,除了把自己的感情、情緒表現于外部之外,還有要把自己所想的傳給別人的沖動。這種表現手段,最初使用的是“手勢”。即使完全沒有言語時,手勢也可傳達自己的意志。例如,聾啞人是因為沒有聲音的表象而根據身體的各種手勢來表現自己的意志,或了解他人的意志。所以說,人們表現自己的手勢有兩種:“指示手勢”和“敘述手勢”。這和一切言語具有同等的價值,叫做“手勢言語”。 其次是發音動作。馮特認為,表現自己的感情、意志,叫做廣泛的動作。這種動作也是聲音的一種動作。除了聾啞人之外,我們有發聲器官,根據發聲向他人傳達自己的意志,這叫做“發音動作”。發音動作和身體動作比較起來,以發音動作較為方便,它變化多,對他人可以明了地傳達自己的意志。發音動作最初是與身體動作在一起的,不能把二者分開。例如,野蠻人在說一個詞時,必然要加上一個身體的動作。這是兒童在學說話的開始時常有的表現。由于這些事實,馮特斷定言語的發展是“分化”的結果。

              主要著作

              《人類與動物心理學論稿》《生理心理學原理》《民族心理學》

             

            信息評論
            網站簡介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網站幫助 友情鏈接 網站公告 網站地圖
            © 幫我網 閩ICP備10288280號
            导航发布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