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n0be7"></u>
    2. <acronym id="n0be7"><sub id="n0be7"><dl id="n0be7"></dl></sub></acronym>
        
        

        <tt id="n0be7"><address id="n0be7"></address></tt>
      1. <b id="n0be7"></b>

          <b id="n0be7"></b>
          <u id="n0be7"></u>
          <u id="n0be7"></u>
          1. 幫我網}

            當前位置:幫我網 > 名人 > 外國名人 >  心理學家斯金納的故事

              B·F·斯金納(Burrhus Frederic Skinner)美國心理學家,新行為主義的主要代表,也是世界心理學史上最為著名的心理學家之一。他對白鼠和鴿子等動物進行了精密的實驗研究,提出了獨具特色的操作性條件反應原理,設計和發明的“程序教學”和“教學機器”在60年代的美國曾風行一時,對西方教育界產生深刻的影響。

              直到今天,斯金納的思想在心理學研究、教育和行為矯正治療中仍然被廣為應用。有趣的是,斯金納在1928年進入哈佛大學攻讀心理學碩士之前,根本沒有上過一堂正規的心理學課程。

              人生轉折

              大學時期,斯金納已經在文學創作上取得了不俗的成就。他的詩歌和小說經常出現在漢密爾頓學院的學報上,不僅贏得了“作家”的美譽,還有幾部小說得到了文學大師羅伯特?福斯特(Robert Frost)的肯定和贊揚。因此,當他從漢密爾頓學院畢業時,斯金納說服了半信半疑的父母,允許他用一年的時間在家中專門從事寫作,以完成一部偉大的小說。

              而這一年后來被證明是斯金納人生的轉折點,他在自傳中將它稱為不堪回憶的“黑暗之年”。整整一年,他沒有寫出任何東西,每天都在閱讀、整理、彈琴甚至制作模型中消磨時間。當這災難性的一年接近尾聲,斯金納不得不同意父母的觀點,承認失敗并放棄寫作。

              但失敗總是很難被承認的。這時,斯金納從一位朋友那里聽說“科學是20世紀的藝術”,終于為解釋自己的失敗找到了一種適時的辦法——責怪文學本身。他宣稱:“文學是一門已經死掉的藝術,我要去研究科學”,而他選擇的科學就是心理學。

              但這種心理學并不是弗洛伊德式的精神分析。在“黑暗之年”年末,斯金納研讀了行為主義心理學創始人華生(J.B.Watson)的經典之作《行為主義》,并且大受啟發。這種認為人們的行為是對環境的反應的心理學,正好可以允許斯金納將他的失敗歸結為文學本身的錯誤,而不是他自己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行為主義心理學給斯金納帶來一種在未來完全控制人們行為的希望。他開始相信心理學是一門科學,不僅可以解釋和預測人們的生活,還可以有效地實施控制。

              “控制”與“自由”這一主題在斯金納后來的理論中總是反復出現。他的小說《沃爾登第二》和《超越自由與尊嚴》甚至表達了他試圖把行為操控的觀點運用到社會管理之中。現在我們可以重溫斯金納的生平,從他一生經歷的大小事件中找尋這是為什么。

              逃離控制?

              斯金納出生在賓夕法尼亞州一個叫做薩斯奎漢納的車站小鎮,并在那里度過了童年和中學時代。在那里,車站是整個小鎮的中心,鎮上的人們習慣于根據早、中、晚響起的汽笛聲作息。斯金納的母親也是如此,她總是嚴格地據此安排一家人的生活。也許就是這種多少年來一成不變的生活節奏,使斯金納從小就對環境的有序和控制感觸頗深。

              而斯金納的家庭教育也是非常嚴格,孩子們一旦觸犯規則,就會得到家長們的懲罰。當斯金納還是一個小孩子時,他只好通過自己的方式來嘗試擺脫這種令人厭惡的被控制感。他喜歡制作可以自由活動的設備,而這些設備都帶有十足的想要逃離家庭的象征意味。

              斯金納在自傳里寫道:“我做了旱冰鞋,可駕駛的運貨馬車,雪橇,還有在淺池子里用篙撐來撐去的木筏子;我做了蹺蹺板,旋轉木馬和滑梯;做了彈弓,弓和箭,氣槍;用竹筒做的噴水槍,用廢鍋爐做的蒸汽炮……我做了陀螺、空竹,使用橡皮筋推動的模型飛機,盒式風箏,用軸和弦轉動送上天的竹蜻蜓。我一再試著做一架能把我載上天的滑翔機……”
              除此之外,斯金納還著迷于撲捉所有他身邊捉得到的小動物:青蛙、烏龜、蛇、蝴蝶、蜜蜂、螢火蟲,小動物。但他從來不飼養他們,只是觀察他們努力逃走的過程。他曾經把一朵蜀葵的花瓣抓在一起,觀察被困在里面的蜜蜂如何努力離開困境,直到他厭倦了這個游戲,不過,也許是充分體會到了被困的感受,斯金納從來不會像他的父母那樣把這種困境保持太久,總是過一小會兒就放掉它們。

              自由幻想

              如果說童年時的斯金納對于擺脫控制還心存希望,那么,他在漢密爾頓大學的經歷則使他對自由的追求徹底絕望。當他在18歲那年離開家,開始大學生活,現實立刻無情地打破了他對自由的美好想象。

              不過是每天12次準時敲響的鐘聲替代了小鎮的汽笛聲,漢密爾頓學院嚴格的作息表令斯金納強烈地感受到生活依然還是充滿了秩序和控制。而且,他的處境也并不比家中好到哪里去。漢密爾頓的新生必須要為二年級以上的老生服務,斯金納還經常被老生們欺負。

              有一次,他被兩個二年級的學生結結實實地綁在教室里的椅子上,但當時的斯金納已經放棄了任何反抗,完全把自己的控制權交給那兩個壞家伙。他在自傳中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我沒做反抗,也沒有抗議,只是讓我的抓獲者把我綁了起來。”

              也許這個時候斯金納已經對于充滿控制的環境繳械投降,放棄了追求自由的努力。而他的不做任何反抗,可能也預示著他的理論不同于傳統行為主義支處:人類的行為不是對外界刺激的做出簡單反應,而是為了得到一定結果的操作性行為。既然自由是不可能的,我又何必去努力反抗?

              厭惡懲罰

              5、6歲時,斯金納曾被祖母帶到火爐旁,看著熊熊燃燒的煤炭,聽她繪聲繪色地警告撒謊的孩子在死后如何在地獄里遭到火燒炭燎。而他美麗的母親則因為聽到他講了一句臟話,就立刻把他揪到衛生間,用一塊涂滿肥皂的濕布,把他的嘴完完整整地刷洗一遍。

              至于他的律師父親,盡管從來沒有體罰過孩子,卻在營造一個嚴格的家庭環境中起到了獨特的作用。當他發現4、5歲大的斯金納從奶奶的錢包里拿走了一個硬幣,就和他大談犯罪的危害。還多次帶他去參觀監牢,介紹里面的罪犯都在過著怎樣的日子。

              也許就是這些懲罰帶給斯金納太多的負面感受,他的理論一直拒絕將懲罰視為行為塑造的好辦法。在他看來,要想教育孩子從事良好的行為,最好的辦法就是對他的偶爾出現的好行為報以積極反饋,也就是正強化。

              而第一次讓斯金納體會到正強化的積極作用的人,則是小他兩歲半的可愛的弟弟埃布。有一天,埃布生病在床,斯金納用一些橘子箱上的木板制作了一個小板凳。當他把這個作品拿給埃布看時,埃布立刻表現得興高采烈。于是斯金納馬上又做了一個,看到埃布繼續手舞足蹈之后,他又做了一個。如果不是他們的媽媽阻止,天知道那天他會接著做出多少個。

              斯金納在傳記里總結,埃布的笑容對他產生的動力,要比父母們的懲罰對他的行為控制更效用。這也與斯金納的操作性行為的理論吻合。

              拒絕情緒

              而斯金納對于“情緒”的態度,實際上十分矛盾。他主張將情緒完全排除在心理學的研究范圍之外,用一系列動作來出解釋。比如“憤怒”是指高攻擊,低關愛,低取悅的各種行為;而“恐懼”是指用逃跑或閉上雙眼來避免對特定刺激的接觸。但與此同時,情緒卻一直是他思考和論證的重要課題。在他的自傳中,我們總是能夠看到大篇大篇有關情緒的文字。

              所以,與其相信斯金納對于情緒的否定,還不如把這種否定看作是他的一種自我保護。因為他的家庭一直把情感的流露看作是一種愚蠢和懦弱,經常對表露情感者報以譏諷和嘲笑。比如斯金納在剛上大學時飽含思鄉之情的文字,結果卻成了父母的笑柄,這讓他深感羞愧。

              而這種對情緒的克制和忽視,幾乎在他幼兒時期就能初見端倪。斯金納在自傳中這樣描述祖母對他進行撒謊教育的那個夜晚:“我還記得,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哭泣,我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媽媽,只是沒有讓她親吻我說晚安。至今我仍然能感到當時我內心中的懊悔、恐懼和絕望。”

              斯金納從小就習慣了對自己的情緒故意視而不見,用一種麻木來減少令自己不適的感受。所以,在他在自傳中提到被老生欺負,或者弟弟不幸猝死的事件時,他都用“完全沒有感覺”來描述當時的感受。這也許就是他的理論拒絕研究情緒的原因——他不想重新體會那些痛苦的記憶。

              斯金納生平

              1904年,生于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東北部的一個車站小鎮。

              1922年,考入紐約漢密爾頓學院,主修英國文學,期間獲得希臘文特別獎。

              1926年,從漢密爾頓學院畢業,在家寫作兩年,沒有任何作品。在閱讀了華生的《行為主義》之后,成為一個堅定的行為主義者。

              1928年,考入哈佛大學研究生院,改修心理學。

              1931年,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之后相繼執教于明尼蘇達州立大學和印第安那大學。二戰期間參與美軍秘密作戰計劃,采用操作性條件反射的方法訓練鴿子控制飛彈與魚雷。

              1947年,受聘重返哈佛大學,擔任心理學系的終身教授。

              1958年——1971年,先后獲得美國心理學會授予的“卓越科學貢獻獎”,“美國國家科學獎章”和美國心理學基金會授予的一枚金質獎章。

              1990年8月10日,美國心理學會授予他“心理學畢生貢獻獎”榮譽證書。8天后,即8月18日,斯金納去世。

            信息評論
            網站簡介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網站幫助 友情鏈接 網站公告 網站地圖
            © 幫我網 閩ICP備10288280號
            导航发布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