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f7rmw"></s>

      2. <s id="f7rmw"></s>

        1. 幫我網}

          當前位置:幫我網 > 名人 > 外國名人 >  津巴多

            斯坦福大學(Stanford)的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和他的同事在斯坦福大學的心理學系辦公大樓地下室里建立了一個“監獄”,他們以每天15美元的價格雇用了24名學生來參加實驗。這些學生情感穩定,身體健康,遵紀守法,在普通人格測驗中,得分屬正常水平。實驗者對這些學生隨意地進行了角色分配,一部分人為“看守”,另一部分人為“罪犯”,并制定了一些基本規則。然后,實驗者就躲在幕后,看事情會怎樣發展。

            兩個禮拜的模擬實驗剛剛開始時,被分配做“看守”的學生與被分配做“罪犯”的學生之間,沒有多大差別。而且,做“看守”的人也沒有受過專門訓練如何做監獄看守員。實驗者只告訴他們“維持監獄法律和秩序”,不要把“罪犯”的胡言亂語(如“罪犯”說,禁止使用暴力)當回事。為了更真實地模擬監獄生活,“罪犯”可以像真正的監獄中的罪犯一樣,接受親戚和朋友的探視。但模擬看守8小時換一次班,而模擬罪犯除了出來吃飯,鍛煉,去廁所,辦些必要的其他事情之外,要日日夜夜地呆在他們的牢房里。

            “罪犯”沒用多長時間,就承認了“看守”的權威地位,或者說,模擬看守調整自己,進入了新的權威角色之中。特別是在實驗的第二天“看守”粉碎了“罪犯”進行反抗的企圖之后,“罪犯”們的反應就更加消極了。不管“看守”吩咐什么,“罪犯”都唯命是從。事實上,“罪犯”們開始相信,正如“看守”所經常對他們說的,他們真的低人一等,無法改變現狀。而且每一位“看守”在模擬實驗過程中,都作出過虐待“罪犯”的事情。

            例如,一位“看守”說,“我覺得自己不可思議……我讓他們互相喊對方的名字,還讓他們用手去擦洗廁所。我真的把‘罪犯’看作是牲畜,而且我一直在想,‘我必須看住他們,以免他們做壞事。’”另一位“看守”補充說,“我一到‘罪犯’所在的牢房就煩,他們穿著破衣服,牢房里滿是難聞的氣味。在我們的命令面前,他們相對而泣。他們沒有把這些只是當作一次實驗,一切好像是真的,盡管他們還在盡力保持自己原來的身份,但我們總是向他們表明我們才是上司,這使他們的努力收效甚微。”

            這次模擬實驗相當成功地證明了個體學習一種新角色是多么迅速。由于參加實驗的學生在實驗中表現出病態反應,在實驗進行了6天之后,研究人員就不得不終止了實驗。

          信息評論
          網站簡介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網站幫助 友情鏈接 網站公告 網站地圖
          © 幫我網 閩ICP備10288280號
          导航发布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