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n0be7"></u>
    2. <acronym id="n0be7"><sub id="n0be7"><dl id="n0be7"></dl></sub></acronym>
        
        

        <tt id="n0be7"><address id="n0be7"></address></tt>
      1. <b id="n0be7"></b>

          <b id="n0be7"></b>
          <u id="n0be7"></u>
          <u id="n0be7"></u>
          1. 幫我網}

            當前位置:幫我網 > 名人名言 > 愛情 >  第一次見他
            第一次見他
            時間:2014-08-25 17:58:04 來源:幫我網 作者:

              第一次見他

              今天是--阿豐到成都來的日子。
              靠在接機大廳的門口,心情竟有些緊張。

              阿豐是我的網友,平時最愛在聊天室里和我抬扛,我們倆經常是嘰里呱啦地磨個沒完。

              聊天室里,他叫"水煮肉片",我叫"酸菜魚"。

              因為我倆都不用私聊,因此經常是斗著斗著就有人要求加入。

              有一次,一個叫"NKE"的突然插了句話:"水煮肉片,酸菜魚,零點難吃。"

              嗯?這還了得?居然敢瞧不起兩大四川名菜?我便悄悄征求阿豐的意見:"有人來惹事,怎么辦?"阿豐只回了一個字:"打!"

              為了對得工整,我也回了一個字:"好!"

              開戰了,我首當其沖:"NIKE,怎么,看不順眼?有本事放馬過來,咱們比試比試?"

              阿豐裝模作樣地也上陣了:"酸菜魚,看我不順眼還情有可原,怎么連你也看不順眼呀?你那么多刺,就不怕卡著喉嚨啊?"

              這時"狼頭"又加入了:"水煮肉片,你來了?"

              混戰更好玩,正合我意:"狼頭,你窮嚷嚷什么?"

              狼頭:"酸菜魚?好啊,我最愛吃了。"

              正說著:"張云"見鬧哄哄的一片,也入了一股:"最好把酸菜魚和水煮肉片和著吃。"

              嗬,這么多不怕死的?看本姑娘怎么教訓他們。

              我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敲著:"張云將水煮肉片和酸菜魚全部吃光光,正打著嗝,忽見他七竅冒出了鮮血、眼珠暴出,不信任地嘶叫著: 啊--有--毒--? 之后倒在地上,氣絕身亡。"我發出這段話后對著電腦哈哈大笑,惹得我媽罵我神經病。

              這時阿豐也正對付狼頭:"水煮肉片將狼頭扔進開水鍋里熬了一會,等骨頭與肉完全分離后將頭骨取出放在太陽下暴曬,心里美滋滋地: 這裝飾物掛客廳里正好。 "

              真是好玩啊!

              雖然說配合得還算不錯,可每當壞分子被打擊得"夾著尾巴逃跑了"之后,阿豐鐵定會為了剛才的某一段獨白,自我感覺相當良好地自吹自擂,我最看不慣他這副"嘴臉",于是不可避免地,另一次世界大戰又開始了。

              想起和阿豐的這一點一滴,心里就有種怪怪的感覺。我不會喜歡上這個冤家了吧?

              網絡中的阿豐是幽默、風趣、鮮活的,那么,生活中呢?他會不會令我失望?

              在網上,我經常捉弄他,編造一些故事讓他信以為真。這第一次見面,怎么能夠不露一手呢?我告訴他,我接他的時候穿一條白色及膝裙,手里拿一張磁盤以證實我們是因電腦相識的。可結果呢?我今天穿了一條紅色寬腳褲,上面配了一件嫩黃色的吊帶背心,很搶眼哦。最絕的就是我早在3個月前就已經有了預謀,告訴他我把肩下10公分長的頭發剪短了,他當時絕望得不顧風度地罵我:"是嘛,只有溫柔的女人才能把一頭長發演澤的淋漓盡致。哪像你?成天瘋丫頭一樣,送我都不要!"

              再一次到洗手間的前面看了看自己。淡雅而細致的妝容,特意吹得筆直的頭發,遠遠看過來,嗬,那感覺零點是······爽極了。活脫脫地一個大美女嘛。我滿意地點點頭,想著等一下的惡作劇。

              "從南京飛往成都的客機現在正在降落·······"

              阿?就到了?我忙把墨鏡帶上,擺了一個比較酷的姿勢靠在那里。雖然以前我們互相交換過相片,可是我為了今天的計劃,故意找了張看不太清楚臉的,阿豐問我我就說是朦朧美。他老老實實地給我寄了5張"近"照,讓我可以輕松地辨認出這個馬馬虎虎可以稱做"帥哥"的同志。

              來了來了,哈,黑色短T恤、黑長褲、黑皮鞋--整個一個黑手黨啊。正東張西望地找人呢。看到我了。我忙把頭一偏,悄悄躲到機場電話亭,看著人來人往。漸漸地沒什么人了,見阿豐很氣憤地罵了句什么,向另一個電話亭走去。一定是給我打傳呼。

              我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嗨,帥哥,等人呀?"阿豐扭頭過來:"小姐,叫我嗎?"真是笨蛋,我想。

              "咦,你好面熟哦。"我抽了抽鼻梁上的黑鏡,"我們以前在哪里見過?"

              "不會吧小姐,我第一次到成都。"他真的是······BEN啊!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佚名※

              "你不覺得我有點面熟嗎?"

              "你······"他又仔仔細細地看了看我,看看我的頭發,傻傻地搖了搖頭,伸手往包里摸著什么,等我看清楚他拿出來的居然是我寄給他的照片后,終于忍不住捧腹大笑。

              "你?······酸菜魚?"見我狂笑著點點頭,他立即一副要昏倒的樣子,"我的天,你不是說穿一身白嗎?我還特意穿了一身黑色來襯你,走在街上多拉風啊!還有還有,你的頭發······你不是說已經短得不可思議了嗎?你······居然耍我?!"他氣急敗壞地指著我的鼻子。

              "怎么,不服氣啊?那你報復我啊,水煮肉片。"我笑得壞壞的,"至少我第一個回合贏了,哈。"

              "唉,算了,我強龍壓不過地頭魚。這里是你的地盤,我只有任你宰割了。"阿豐瀟灑地將旅行包甩到肩上,"不過,比我想象中的丑多了,哈哈······"見我作勢要打他,一邊閃躲著,一邊笑我。

              我終于放下心來。生性的開朗,讓我倆在網絡的星空中結下了一份緣。

              看著他在前面停住等我,陽光般的笑容在他嘴角閃耀著。我終于明白,網絡中也會有真實的存在。我稍稍遲疑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個最燦爛的笑容,迎向他······

            ※本文作者:佚名※

            相關文章
            熱門評論
            信息評論
            © 幫我網 閩ICP備10288280號
            导航发布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