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n0be7"></u>
    2. <acronym id="n0be7"><sub id="n0be7"><dl id="n0be7"></dl></sub></acronym>
        
        

        <tt id="n0be7"><address id="n0be7"></address></tt>
      1. <b id="n0be7"></b>

          <b id="n0be7"></b>
          <u id="n0be7"></u>
          <u id="n0be7"></u>
          1. 幫我網}

            當前位置:幫我網 > 名人名言 > 愛情 >  曖昧
            曖昧
            時間:2014-08-25 17:58:15 來源:幫我網 作者:

            阿煙掛了電話,心里還是不平靜,突然覺得空落落的,后又覺得有些堵得慌,她重重的嘆了口氣,想把胸口堵著的東西釋放出來,但是她發現沒有成功。沒有找到風時心里滿是擔心,現在找到了,聊了很多,也知道他過得很好,聽到了彼此開心地笑聲。阿煙對自己說,你該滿足了阿?你不是只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快不快樂嗎?阿煙站在窗口,看著遠近的燈火,和不遠處一直延伸的藍色街燈,那藍色像溢出來似的,在燈的周圍環繞成一圈圈淡藍色的光暈。阿煙突然想去那條路上走走。
              路上已經沒有行人了,阿煙慢慢地走著,好像這條路都是屬于她一個人的,迎面吹來涼涼的風。
              三年來,阿煙和風每次都會很開心的聊天,訴說著寂寞與煩惱,分享著快樂,會有很多默契,彼此還常常為這些默契而竊喜。后來,她發現自己心里除了風,就容不下別人了。而風對她總是若即若離,分明看到溫柔卻轉瞬即逝;寂寞時彼此溫暖,彼此牽掛又各自給對方自由。阿煙能捕捉到風在乎的痕跡,卻找不到相愛的證據。她徘徊在這又甜又苦的糾纏中,欲罷不能。風安然享受著阿煙的體貼和適時地關心。阿煙想,如果風給她一個肯定的眼神,她就放棄這邊熟悉的一切去追隨他,但風始終像風,時而溫暖,時而有些涼颼颼的。她記得他曾說,他是喜歡自由的人。阿煙不想強求什么。
              去年的平安夜,飄著漫天的雪花,沒有風的問候,阿煙一個人去了教堂,教徒們正虔誠地唱著圣歌。阿煙坐在二樓看臺的角落,聽完圣歌,又和他們一起做了禱告。她閉上眼睛,緊扣十指,眼前始終出現風的影子。禱告完,她沖出教堂給風打了個電話,想告訴他,過完冬天她就回去。打過去,他正和一幫朋友在聚會,阿煙又把話咽了下去。簡單聊了幾句,回到家,偎著暖暖的臺燈,她給風所在城市的電臺寫了一封點歌信,她在信中說,生日快樂,好好聽我送給你的歌吧!是梁靜茹的《勇氣》。
              春節前一天,阿煙在火車上折騰了兩天終于回到了家,放下行李她就給風打了電話,她說,好久不見了,我們見一面吧。風有些淡淡地說,最近幾天都沒時間,等初五過后吧。阿煙意識到,風并沒有很想見她,而阿煙也曾告訴過風,她只能在家呆三天。失望地掛了電話,她感到沁入心底的涼。阿煙沒有向公司請假,也沒有告訴風,她會遲幾天出發,就在家呆著。風生日那天,阿煙一直不忍睡去,直到12點多鐘,點歌的節目早結束了,而她的電話沒有響起。第二天下午,阿煙才收到風的信息:謝謝你的生日禮物,我好驚喜,也很感動,你哪天走,我想送送你。阿煙看完,看著手中握著的準備送給風的錢夾,里面是自己的照片,想想那些期盼、等待和思念的日子,阿煙淚流滿面,而火車正在飛快駛向遠方。
              回來后的當天晚上,阿煙做了個可怕的夢,她夢見一個曾自殺的女人,那女人慘白的臉,血紅的嘴巴,阿煙看到她冷酷而兇狠的目光像刀子一樣刺向自己。她在半夢半醒中大哭,全身冰涼,迷糊中,她摸出枕頭底下的手機,按下風的電話,關機了,她這才有些清醒,看看是凌晨2點多鐘。阿煙知道自己一直潛意識里她多么依賴風,希望他能守護著自己,而風永遠也不明白她以怎樣的心情在等待他的一個肯定,一陣酸楚和悲哀涌上心頭,阿煙實在覺得累了。
              后來,還是不咸不淡地繼續著,相戀的感覺似乎離得很近又很遠。阿煙還是想找合適的時間,適當的氛圍去說去那句話,但是每次彩排好的臺詞都被臨時刪掉了。這些話一直浮上來又沉下去,如此反復,阿煙慢慢明白,不是自己說不出口,而是找不到說出來的理由。阿煙想,就讓它沉積在心里吧,或者,會慢慢變淡……
              眉目里似哭不似哭
              還祈求甚么說不出
              陪著你輕呼著煙圈
              到唇邊講不出滿足
              你的溫柔怎可以捕捉
              越來越近卻從不接觸 
              陪著你天天在兜圈
              那纏繞怎么可算短
              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
              望不穿這暖昧的眼 
              似是濃卻仍然很淡
              天早灰藍想告別
              偏未晚

            ※本文作者:佚名※

            相關文章
            熱門評論
            信息評論
            © 幫我網 閩ICP備10288280號
            导航发布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