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n0be7"></u>
    2. <acronym id="n0be7"><sub id="n0be7"><dl id="n0be7"></dl></sub></acronym>
        
        

        <tt id="n0be7"><address id="n0be7"></address></tt>
      1. <b id="n0be7"></b>

          <b id="n0be7"></b>
          <u id="n0be7"></u>
          <u id="n0be7"></u>
          1. 幫我網}

            當前位置:幫我網 > 名人名言 > 人生 >  牽著母親的手過馬路
            牽著母親的手過馬路
            時間:2014-08-19 15:54:42 來源:幫我網 作者:

            牽著母親的手過馬路

              星期六偕妻兒回家,年近花甲的母親喜不自禁,一定要上街買點好菜招待我們,怎么勸也不行。

              母親說:“你們別攔我了,你們回來,媽煮頓大餐請你們,不是受累,是歡喜呀!”我便說:“我陪您去吧!”母親樂呵呵地說:“好!好!你去,你說買啥,媽就買啥。”

              母親年齡大了,雙腿顯得很不靈便,走路怎么也快不起來。她提著菜籃,挨著我邊走邊談些家務事。

              “樹老根多,人老話多。”母親這把年紀了,自然愛絮絮叨叨,別人不愿聽,兒女們不能不聽,那怕裝也要裝出忠實聽眾的樣子才行。

              穿過馬路就是菜市場了。母親突然停下來,把菜籃挎在臂彎里,騰出右手,向我伸來……一剎那間,我的心震顫起來。這是多么熟悉的動作呀!

              上小學時,我每天都要穿過一條馬路才能到學校。母親擔心我的安危,總是要送我過馬路才折身趕去上班。橫穿馬路時,她總是向我伸出右手,把我的小手握在她掌心,牽著走到過馬路,然后低下身子,一遍遍地叮囑:“有車就別過馬路”。

              “過馬路要和別人一起過。”

              二十多年過去了,昔日的小手已長成一雙男子漢的大手,昔日年輕母親的細嫩軟手,已成為一雙枯干節深的粗手,但她牽手的動作依然如此嫻熟。她一生吃了許多苦,受了許多罪,這些都被她像掠頭發一樣一一掠開,但對兒女關愛的情腸卻永遠也掠不去。而她的兒子,卻對她日漸淡漠,即使一月半載回來看她,也是出於一種義務,只為了不讓別人指責自己不知孝順、忘恩負義,不只缺乏誠意,更帶著私心。

              我沒有把手遞過去,而是伸出一只手從母親臂彎里取下籃子,提在手上,另一手則伸出來輕輕握住她的手,對她說:“小時候,每逢過馬路都是牽我,今天過馬路,讓我牽你吧!”母親的眼里閃過驚喜,笑容蕩漾開。

              “媽!你腿腳不靈便,車多人擠,過馬路千萬要左右看清楚,別跟車子搶。家里有什么難事,不管多忙,我們都會回來的。我是您一泡尿一泡屎,養起來的兒子呀,你還客氣什么?”

              母親便背過頭揩淚。

              牽著母親的手過馬路,心里有幾許感激,幾許心疼,幾許愛意,還有幾許感嘆。

              我們能夠愛幼,但我們卻時常忘了像愛幼一樣尊老。為人兒女者,當你緊緊握住你的兒女的小手時,也別忘了,的老手更盼望著我們去牽啊!

              星期六偕妻兒回家,年近花甲的母親喜不自禁,一定要上街買點好菜招待我們,怎么勸也不行。

              母親說:“你們別攔我了,你們回來,媽煮頓大餐請你們,不是受累,是歡喜呀!”我便說:“我陪您去吧!”母親樂呵呵地說:“好!好!你去,你說買啥,媽就買啥。”

              母親年齡大了,雙腿顯得很不靈便,走路怎么也快不起來。她提著菜籃,挨著我邊走邊談些家務事。

              “樹老根多,人老話多。”母親這把年紀了,自然愛絮絮叨叨,別人不愿聽,兒女們不能不聽,那怕裝也要裝出忠實聽眾的樣子才行。

              穿過馬路就是菜市場了。母親突然停下來,把菜籃挎在臂彎里,騰出右手,向我伸來……一剎那間,我的心震顫起來。這是多么熟悉的動作呀!

              上小學時,我每天都要穿過一條馬路才能到學校。母親擔心我的安危,總是要送我過馬路才折身趕去上班。橫穿馬路時,她總是向我伸出右手,把我的小手握在她掌心,牽著走到過馬路,然后低下身子,一遍遍地叮囑:“有車就別過馬路”。

              “過馬路要和別人一起過。”

              二十多年過去了,昔日的小手已長成一雙男子漢的大手,昔日年輕母親的細嫩軟手,已成為一雙枯干節深的粗手,但她牽手的動作依然如此嫻熟。她一生吃了許多苦,受了許多罪,這些都被她像掠頭發一樣一一掠開,但對兒女關愛的情腸卻永遠也掠不去。而她的兒子,卻對她日漸淡漠,即使一月半載回來看她,也是出於一種義務,只為了不讓別人指責自己不知孝順、忘恩負義,不只缺乏誠意,更帶著私心。

              我沒有把手遞過去,而是伸出一只手從母親臂彎里取下籃子,提在手上,另一手則伸出來輕輕握住她的手,對她說:“小時候,每逢過馬路都是牽我,今天過馬路,讓我牽你吧!”母親的眼里閃過驚喜,笑容蕩漾開。

            相關文章
            熱門評論
            信息評論
            小編推薦
            您感興趣的分類
            該用戶還發布以下信息
            本周熱門
            © 幫我網 閩ICP備10288280號
            导航发布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