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n0be7"></u>
    2. <acronym id="n0be7"><sub id="n0be7"><dl id="n0be7"></dl></sub></acronym>
        
        

        <tt id="n0be7"><address id="n0be7"></address></tt>
      1. <b id="n0be7"></b>

          <b id="n0be7"></b>
          <u id="n0be7"></u>
          <u id="n0be7"></u>
          1. 幫我網}

            當前位置:幫我網 > 名人名言 > 思想 >  上流生活方式揭秘
            上流生活方式揭秘
            時間:2014-08-19 16:14:50 來源:幫我網 作者:

            上流生活方式揭秘

              “上流”的富人怎樣生活?有了幾輩子花不完的錢該如何處理?在普通人看來,富人這個特殊的群體,似乎有太多的隱私值得窺探。

             

              一場網上的辯論揭開了這層被無數人猜測著的面紗。這場“爭斗”堪稱,主角是兩個自稱上流社會的富人。兩人的論戰持續了數天之久,據說看客多達23萬人之多,參與討論者數千人。因為所辯之辭“絕對精彩”,文中所揭示的那些流光溢彩的上層生活,讓一些跟帖者聞所未聞,“算是徹底長了見識,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  揭示的另一個秘密是,在這個社會的某個角落,是否有著如兩位富人所宣揚的“上流社會”?這個社會里基本與外界絕緣,并有著高貴而傲氣的血統?同樣,上流的人該選擇什么樣的生活方式?而在大多數人依舊貧困的今天,上流的人又該有著怎樣的社會?

              同富異流

              故事緣起于天涯社區里一位經常發帖的女網友易燁卿。這位易燁卿一貫強調自己的身份:“高貴的上海人,名門世家,跟香港某船王交好,并且家姐的身價在6000萬美元左右。”易燁卿同時強調:“人分三六九等,并且出生就存在著高低貴賤”。  為了證明自己的“高貴”,從2004年開始,她在網上發帖,并逐一表達了對農民、乞丐、外地人、民工等底層人的公然鄙視。她在《一個令人鄙視的農民》中寫道:“那個農民家里兩個小孩,全是,都不念書,因為每年360元的學費難倒了他們。我很鄙視這家農民,他們多生了一個,對國家、而言都是負擔……”

              另一篇《易燁卿的煩惱:一個老頭向我報怨》中寫道:“當我泊好車的時候,還是不錯的,可一個看車庫的老頭居然向他旁邊的人抱怨:人都沒坐奔馳車竟然讓狗坐。我開車讓狗坐關你什么事啊?難道人沒坐過奔馳,狗就永遠不能坐嗎?我高興讓狗坐就讓狗坐,這種人真是神經病,鄙視他們!”  即便在等電梯的時候,一個沒有穿鞋的民工也受到了她的反感:“這個民工,他竟然連世界上最窮的國家的土人都不如,觀念竟然這么落后,鄙視他!”

              易燁卿的傲慢立即引來了論壇里諸多網民的群起批駁:“你看到的農民的確思想愚昧,但并非他們天生比你智商低,沒有人愿意生來就窮”,“真正高貴的人是不用踩低別人來抬高自已,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如果你不了解世界,至少你還可以學會沉默與尊重”。  不過即便受到上千網友的群起批駁,易燁卿依舊面不改色,并堅持自己的觀點,始終不掩對農民工之流的鄙視,甚至還不時地展示一些上流生活的形態,來表現自己的高貴與優越。

              這樣的僵持一直持續到另一個高人“北緯67度3分”的登場。北緯一開口就技驚四座:“香港船王家族的親戚里我好像沒有聽說過姓易的!令姐只有6000萬美元,她好窮啊!”北緯的目的非常明確,他要證明易燁卿只是“上流社會”的暴發戶,沒有資格代表“上流社會”歧視農民,“可能你是個有錢人,但你永遠不會是上流社會的人,你不姓沈、不姓周、不姓李、顧、也不姓陳,你不是六大世家的人。如果你真的對上流社會有所了解,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易燁卿高高在上的社會根基被動搖了,此后論戰的雙方迅速轉變為易燁卿與北緯67度3分。北緯自曝姓周,網民們稱之為周公子。打擊傲慢的最佳方式是抽去其傲慢的資本,周公子選擇了一條最“俗”的斗爭方式,通過比“富”對易燁卿進行無情的打擊。

              易燁卿說自己的家人幾乎每2~3天就要坐一次飛機,一個月的機票都要好幾萬美元,北緯回應:“我們坐飛機從來不買票的,因為是私人飛機。”

              易燁卿說自己在除夕之夜里喝的紅酒是一兩千元,北緯說,他和在除夕夜里喝了一瓶法國1986年的拉菲,1.3萬美金。   北緯反過來“教導”易燁卿:“上流社會只喝香檳酒和少數幾種法國紅葡萄酒,此外我們只喝蘇打水或礦泉水。”易燁卿說自己愛在家里煮咖啡或到上海的五星級賓館——花園飯店喝咖啡,北緯無不調侃:“易小姐居然說喝咖啡!天啦,我們上流社會是根本不喝咖啡的,我們只喝茶!”

              為了更進一步證實易燁卿只不過是個暴發戶,周公子接連向易燁卿提了9個關于上流社會的問題:你經常穿什么顏色的衣服?什么牌子?戴什么手表?戴什么首飾?你開什么樣的車?你每年給慈善機構捐多少錢?……你每年養游艇花費多少?你家養幾匹賽馬?是什么血統?……你聽什么音樂?在哪里聽?……  易燁卿的回答是,衣服穿PORTS的,手表有7塊,最名貴的是工作時送的PHILIPPE;家車是LEXUS的,但她本人更豐田的大霸王;至于捐款易燁卿表示這是她的事情;不養狗,不養馬,也不養游艇,因為太花費精力;至于音樂,則卡拉揚指揮的作品。

              不過易燁卿的回答又給了周公子“”她的機會:“上流社會的女穿衣服都很保守,通常是黑色或灰色等顏色暗淡的衣服,有一種顏色不論男女都不會穿,就是紫色。她們平常不戴首飾,只在特定場合才會戴出,并且基本上都是祖傳下來的;PATEK PHILIPPE手表每塊都有編號,賣出的任何一款都有記錄、地方、賣給了誰,就我所知,這款表還從來沒有賣給易姓的華人。”周公子同時還反駁:“易小姐啊!上流社會沒有不養狗的,沒有狗我們怎么去打獵啊!就憑你家能養得起游艇?能養得起賽馬?養一匹純血馬每年至少要花費1000萬美元,你養一匹給我看看?”  周公子甚至對易燁卿聽的音樂也有些不屑:“我們是看歌劇的!”

              一番論戰下來,易燁卿完全處在了劣勢,最后不得不蒼白地辯解:“自己只是個平凡人,靠勞動掙錢。”贏得勝利后的周公子并未善罷甘休:“易小姐是個極端向往上流社會的小白領,她著上流社會的生活,并驕傲地鄙視周圍的人。草雞永遠就是草雞,不會變鳳凰,我們這個圈子里沒有你這種沒有教養,不知羞恥,吹噓虛榮的人。”   這位在網上受到眾人擁戴的周公子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是:“我決不能容忍易小姐代表上流社會歧視農民,我承認人是分階層的,但我們堅決反對把人劃分等級。真正的高貴的人,既從容,又寬容!”

              真“貴族”?假“貴族”?

              論戰最終以周公子壓倒性的勝利擊敗了“高貴”的易燁卿。之后,易燁卿歸隱江湖,再無在天涯論壇中出現。而當眾人來不及歡呼雀躍之時,被眾人捧為神明的周公子也忽身一閃,從此消失于人們的視線之外。一大堆人驚愕不已,只剩下了沉默。

              這種沉默在不久之后還是被人打破。一個自稱“揭開皇帝新裝的男孩”在網上發帖:“我們受騙了,兩個自稱上流的人在這里旁若無人地擺弄了一番。所有人都被羞辱了,它打擊了所有像我們這樣的窮人的自尊心。”

              眾多的網民似乎一覺醒來,開始懷疑上面兩人所言的貴族生活都是假的。爾后,網上開始出現另一股自發推動的力量:尋找易燁卿、尋找周公子,尋找上流生活的形態以證明所言的真實,“以告慰突然被羞辱而休克的自尊”。

              萬千網民想盡了數種“引蛇出洞”的辦法,易燁卿杳無蹤跡。而且查不到任何資料。

              不過在尋找周公子的過程中,倒是出現了不少轉機。在周、易兩人論戰期間,有“幫腔者”一不小心露了馬腳,“本人姓龔,各位天涯中的‘周公子’是我的。周公子確實姓周,并且周兄所言的上流生活也絕對真實。易小姐如果真的是某位網友所說的家中已富貴過5代的話,那么應該不會沒聽說過‘天津龔家’。周兄家與我家頗有淵源,兩家世代均有來往”。  隨后不久,有人經過一番調查之后,率先在網上公布了一個意向性的“結論”:天津龔公子也許就是曾任北洋政府代理國務總理龔心湛的后人。龔心湛,安徽合肥人,1919年擔任北洋政府代理國務總理,曾擔任過內務總長、交通總長,1926年去職興辦實業,并先后擔任國實業銀行總,中孚銀行董事、開灤礦務局議董長,唐山啟新洋灰公司總……

            相關文章
            熱門評論
            信息評論
            小編推薦
            您感興趣的分類
            該用戶還發布以下信息
            本周熱門
            © 幫我網 閩ICP備10288280號
            导航发布页